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湖南新闻 > 道县新闻 > 踏脚石原是清书法家所题匾额

踏脚石原是清书法家所题匾额

更新时间:2018-07-26 06:17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道来点击:
在犍为文庙的碑廊里,有一块高仅150厘米、上书“清虚宫”的石碑。碑上三个字,是清道光年间书法家罗建常题写,这也是他仅存于世的遗墨。这块碑的失而复得,得归功于一位叫黄德彰的退休教师。 日前,来到乐山市中区黄德彰家中,一提起“清虚宫”石碑,

在犍为文庙的碑廊里,有一块高仅150厘米、上书“清虚宫”的石碑。碑上三个字,是清道光年间书法家罗建常题写,这也是他仅存于世的遗墨。这块碑的失而复得,得归功于一位叫黄德彰的退休教师。

日前,来到乐山市中区黄德彰家中,一提起“清虚宫”石碑,他激动地突然“噌”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作为1990版的 《犍为县志》的最终人之一,黄德彰曾翻阅和研究过犍为大量史料。清虚宫原是一所道观,在犍为城西一里处。始建于清道光二十七年(1847)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又曾培修,1930年被地方军阀王麟生拆毁。据民国二十六年版《犍为县志》描述:“主建筑为一座三重檐的大殿,檐间石额‘清虚宫’即罗建常题写……”

黄德彰介绍,关于罗建常,曾有一趣闻。清道光年间,北京某士子登门拜谒翰林院编修何绍基,向其求书。何绍基是湖南道州人,进士出身,曾经执掌四川学政,是个大书法家,眉山三苏祠的匾额便是他所题写。何绍基得知这位士子是犍为人后,对他说:“你们犍为的罗建常先生,他的书法,不知比我强到哪里去了,你何必舍近求远、舍高求低,要我的字呢?”

上世纪80年代,黄德彰调到犍为教师进修学院当老师,学院对面是米井街。黄德彰记得,1985年冬末春初一个晴朗的下午,他路过米井街,泥土路面南侧的阳沟上,一爿石板让他的目光久久不能离去。“第一感觉是,多漂亮的一块石板啊,却被人当了踏脚石。”板面呈矩形,长约180厘米,宽约70厘米,因长时间经路人践踏,表面磨得略微发亮。

“哈哈,板面有镂刻之痕迹。”黄德彰眼睛一亮,蹲下身来,顺手从路边捡起一块甘蔗皮,小心翼翼地刮去填塞沟痕的泥土,一笔一画略显端倪。“赫然显现的是一个草书的‘清’字时,激动得我有点眩晕。”说不清是直觉还是期望,黄德彰觉得这块石板很可能就是“清虚宫”匾额。

继续清理石面,黄德彰的手因激动有些发抖,第二个字草书的“虚”又呈现出来时,他几乎就有了答案。“宫”字被清理出来,是不折不扣的楷书,他又惊又喜:这个石板,就是清代书法家罗建常为“清虚宫”题写的匾额。“竖行三个大字,两草一楷,居然气韵一以贯之而整体风格协和,堪为传世之作。”

扫描二维码转载到朋友圈
扫描二维码关注道州网

    湖南

    永州

    道县